惑与不惑

时间啊就是这样滚着滚着就走,上一次新年日记也许是几年前了,现在我已经不再用纸用笔写东西,每一年都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每一年都觉得要有个好的计划,然而最终想法都跟着时间脚步远去,直至后来我主动忘却了。

过去很多的一些年里我都认同一个说法:世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并不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而是感性地接受了这种力量,潜移默化的认为所有好的坏的事情总会改变。现在想来,我并不是有多认同这种观点,而是在等,等待事情自己去变化。多么可笑的一件事。过去我所期待的自己说话会更多更自然、技术会学到更深、书会看得更多、会更有主见、会生活得更好…….,我所做的原来不过是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从来没有拿起笔画过一笔,我以为迟早白纸里会出现我梦里的画面。所谓的迷失,我觉得,并不是我不知道方向在哪路怎走,而是明明知道了方向看到了路却没有走下去。

人生是复杂矛盾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希望能有更多选择,有时候我们又害怕做抉择。有时候我们坚信“真理”,后来却发现“真理”原来是自己用来掩饰的借口。有时候我们看到了岸,然而手脚无动于衷,像习惯了安于现状地随大流漂荡。可能这只是大人们世界里的烦恼。在麦兜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应该是自己的样子。是猪头就是猪头,你首先得接受事实,然后要顺从自然规律,你想变王子变武林高手变科学家,你要去行动。我经常对自己说顺其自然,我想我并没领悟到顺其自然的意思。不是不强求,而是不要拖后腿。

这个阶段有个令我很难接受的事实是生离死别。就在元旦一小学很要好同学离开了。我没有去见他最后一面,也没有回去参加丧礼。一方面刚搬进新房家人顾忌,另一方面我不知道怎样面对。他的离去,顿时让我觉得就像把我埋在家乡最深那条根挖断了。随着亲戚的搬迁,想想以后回家乡,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了。很害怕的事情是你所熟悉的牵挂的面孔、声音,突然再也回不来。一刻也不敢想象。有些人只要能看到他听到他,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毫无理由地幸福了。这时候我又矛盾了,人生在哪里,人生到底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