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很多年没带耳机睡觉了,自从初中染上了晚上听电台的习惯以来,睡时没有点噪音反而让我感到不适。一个人睡的时候我会直接开着音箱,带耳机睡是大学时怕影响舍友而不得已做的选择。现在发现,这是我大学获得最大的乐趣之一,巅峰的时候,试过顶着两个头戴式的大耳机睡。而我最喜欢的是戴入耳塞睡,除了它睡觉没那么碍事外,最主要的有时候它可以让我听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声音。那是很真实很有安全感的一种感觉。

从小时候的流行歌卡带,到电台,到英文歌,到后摇,再到乱七八糟的各种风格流派,再到古典,我一直很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和这些声音在一起,自己没有音乐天赋,五音不全,乐器也不会,口才也不好,写不出乐评,也谈不上有何鉴赏能力,但一直以来,我对此从未生厌,虽然未踏上追星烧器材的路子,但一路上各种折腾,乐此不疲。前几天看到有人提问,读书记性不好,读过后很快记不住,因此怀疑读书意义何在。一人的回答让我印象颇深,大概意思是尽管书中的细枝末节会被遗忘,但长久过程沉积下的是一种内涵,高大上的说法是“文人气息”。可能说得有点自我,我的理解是,这些我们耳朵听到眼睛看到的东西,进入我们头脑后,我们能接受下来,便成了一种“美”,这是一种很简单的美,也不需付出什么代价,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

另外一件坚持了很长时间的事情是打篮球。没有记错的话是小学四年级时,从外婆那拿回一个黄色的篮球,去球场玩过几次后,到现在也没中断过。但是最近上到球场却有种恐惧感,不是怕打不好不是怕受伤不是怕累,而是怕自己不知道哪一天会远离这个场地。想想自己年近三十,有着约17年的“职业生涯”,接近要“退役”了。如果问我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老了,我可能会说是当我打球越来越远离篮底的时候。当我们在喜欢的事情上力不从心改变不了事实的时候,除了妥协我们似乎别无选择。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妥协只会越来越多。

老婆跟我说十九周了。而此时我还没开始准备怎么对付这个小家伙。多了一个这样的角色出现,不知道人生这部戏的剧情会变成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