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很多年没带耳机睡觉了,自从初中染上了晚上听电台的习惯以来,睡时没有点噪音反而让我感到不适。一个人睡的时候我会直接开着音箱,带耳机睡是大学时怕影响舍友而不得已做的选择。现在发现,这是我大学获得最大的乐趣之一,巅峰的时候,试过顶着两个头戴式的大耳机睡。而我最喜欢的是戴入耳塞睡,除了它睡觉没那么碍事外,最主要的有时候它可以让我听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声音。那是很真实很有安全感的一种感觉。

从小时候的流行歌卡带,到电台,到英文歌,到后摇,再到乱七八糟的各种风格流派,再到古典,我一直很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和这些声音在一起,自己没有音乐天赋,五音不全,乐器也不会,口才也不好,写不出乐评,也谈不上有何鉴赏能力,但一直以来,我对此从未生厌,虽然未踏上追星烧器材的路子,但一路上各种折腾,乐此不疲。前几天看到有人提问,读书记性不好,读过后很快记不住,因此怀疑读书意义何在。一人的回答让我印象颇深,大概意思是尽管书中的细枝末节会被遗忘,但长久过程沉积下的是一种内涵,高大上的说法是“文人气息”。可能说得有点自我,我的理解是,这些我们耳朵听到眼睛看到的东西,进入我们头脑后,我们能接受下来,便成了一种“美”,这是一种很简单的美,也不需付出什么代价,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

另外一件坚持了很长时间的事情是打篮球。没有记错的话是小学四年级时,从外婆那拿回一个黄色的篮球,去球场玩过几次后,到现在也没中断过。但是最近上到球场却有种恐惧感,不是怕打不好不是怕受伤不是怕累,而是怕自己不知道哪一天会远离这个场地。想想自己年近三十,有着约17年的“职业生涯”,接近要“退役”了。如果问我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老了,我可能会说是当我打球越来越远离篮底的时候。当我们在喜欢的事情上力不从心改变不了事实的时候,除了妥协我们似乎别无选择。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妥协只会越来越多。

老婆跟我说十九周了。而此时我还没开始准备怎么对付这个小家伙。多了一个这样的角色出现,不知道人生这部戏的剧情会变成怎样。

惑与不惑

时间啊就是这样滚着滚着就走,上一次新年日记也许是几年前了,现在我已经不再用纸用笔写东西,每一年都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每一年都觉得要有个好的计划,然而最终想法都跟着时间脚步远去,直至后来我主动忘却了。

过去很多的一些年里我都认同一个说法:世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并不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而是感性地接受了这种力量,潜移默化的认为所有好的坏的事情总会改变。现在想来,我并不是有多认同这种观点,而是在等,等待事情自己去变化。多么可笑的一件事。过去我所期待的自己说话会更多更自然、技术会学到更深、书会看得更多、会更有主见、会生活得更好…….,我所做的原来不过是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从来没有拿起笔画过一笔,我以为迟早白纸里会出现我梦里的画面。所谓的迷失,我觉得,并不是我不知道方向在哪路怎走,而是明明知道了方向看到了路却没有走下去。

人生是复杂矛盾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希望能有更多选择,有时候我们又害怕做抉择。有时候我们坚信“真理”,后来却发现“真理”原来是自己用来掩饰的借口。有时候我们看到了岸,然而手脚无动于衷,像习惯了安于现状地随大流漂荡。可能这只是大人们世界里的烦恼。在麦兜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应该是自己的样子。是猪头就是猪头,你首先得接受事实,然后要顺从自然规律,你想变王子变武林高手变科学家,你要去行动。我经常对自己说顺其自然,我想我并没领悟到顺其自然的意思。不是不强求,而是不要拖后腿。

这个阶段有个令我很难接受的事实是生离死别。就在元旦一小学很要好同学离开了。我没有去见他最后一面,也没有回去参加丧礼。一方面刚搬进新房家人顾忌,另一方面我不知道怎样面对。他的离去,顿时让我觉得就像把我埋在家乡最深那条根挖断了。随着亲戚的搬迁,想想以后回家乡,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了。很害怕的事情是你所熟悉的牵挂的面孔、声音,突然再也回不来。一刻也不敢想象。有些人只要能看到他听到他,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毫无理由地幸福了。这时候我又矛盾了,人生在哪里,人生到底为了什么。

Untitle

“这样的旋律听起来让人很舒服”

“就像即将死去那一刻有人抚着你的脸对你说“安心去吧”那样舒服吗?”

“对,就是那样”

—  <Crusade> By Pentatonic

Three days in Phuket 

说来惭愧,毕业这么久,很多英语已经忘得差不多。标题想来想去也还是这几个单词。跟别人沟通大部分时间都是 “yes”,”ok”。看来还是想办法把英语捡回来才行,万一真有一天肉翻了呢。

刚进酒店房间,看到床上用玫瑰摆了个心形,想起自己订房时为了能尽量得到大床而不是双床就备注要蜜月房,没想到成真了,权当结婚周年纪念吧。但真正的蜜月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在普吉也实现了潜水的愿望,不得不说价钱上比三亚厚道得多,酒店接送+游艇一日游+深潜+潜水照片视频+午餐才850左右。虽然一直不是很喜欢湿漉漉的东西,但是对大海却一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它看起来蓝得让人不由自主的爱上它,平静得让你觉得心胸从来都未如此的开阔,可以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从容放下。但当置身其中一眼望去无边无际时会令人发慌,偶尔涌起的大浪让我觉得人是如此的渺小,大海分分钟可以连船带人一口吞掉。同样,在它深处有各种让人着迷的生物和景色,但水下的气压和恐惧感也让你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当潜到水下时,除了不断看教练手势,时刻保持紧张、配合拍照、调整位置外,几乎都忘了认真去观察水下的景色了。最终我也忘了我下水为的是什么。回来发了个朋友圈,很多人围观很多人点赞,但并不能弥补我失去的景色。所以罢了,最后我把所有的朋友圈也删了。我觉得生活不应该这样简单的玩下炫耀下,不应该把别人的看法放在第一位,应该首先问下自己心里想要什么。很多东西需要用心去体验,才能获得自己真正想要的。

最后一天去了芭东,依然没有看到日出日落,看来只能寄望下一年了。在芭东没有去酒吧喝酒、没有去看人妖秀、没有去海鲜市场吃海鲜、没有去做massage,所以基本上是在街上瞎逛,然后晚上吃了个感人的晚饭:2份饮料、一份牛河、4个烤翅、一份青菜,外加山顶景观,410泰铢约80多RMB,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景区的饭店的消费。或许自己还是没有开化,旅游本来就是去体验各种的风俗、生活,而自己还是那么拘谨,如此躲避,人生似乎少了很多的乐趣。

One day in Bangkok

第一次到泰国,也是第一次到国外,但是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并不太遥远。来之前了解到的泰国仅限于听闻的人妖、看的几部电影《暹罗之恋》、《拳霸》三步曲,还有听过的后摇乐队Inspirative。对这里并无太多的想法。在曼谷呆了一天后,给了我一个很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真实的城市。它可以有东南亚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国际名牌比我在广州见到的还多,但是也有摆满central world和siam商圈等繁荣的购物中心门口和街道的小摊贩。他们很多小摊贩,但是他们并没有城管。他们街上垃圾桶很难找,路也很陈旧,但是地上几乎不见垃圾。它堵车全球闻名,它也是全球最大的旅游城市之一,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满街的摩托和凸凸车。在这里看到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并不会因为某些外面的因素而去刻意的改造。即使我刚到这里,我也能体会到至少是可以看到当地人的生活。无论是谁来,他们给你的都是真实的一面,这个很难得。

我不敢断言信仰到底对人、对社会影响有多大,但是我觉得这确实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可以让这里的人如此的善良。他们坐地铁坐公交似乎不会抢着挤进去抢位坐,他们可以直接用Google,他们不会赶小贩,他们不会禁摩,就连他们说话的语气都令人感到舒服。不由得让我对我所在的“某无神论社会主义国家”感到失望。社会的风气人的价值观居然要领导来指示,感觉就像由醉酒机长执飞的偏航飞机。

Untitle

想把音乐的声音开尽,然后这个世界就只有音乐了。

Untitle

很久没写文章了,觉得自己的词穷已经由言语表达发展到书面上了。不仅面对人不知道说什么,对着屏幕也很难用文字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完。懒惰已经从肉体入侵到精神了。

23号恰好入职一周年,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深度思考比勤奋工作更重要”,虽然也是一篇被转得到处都是的鸡汤文,但是现在想想自己过去一年里的工作,用这句话去总结再合适不过。入职时的期望是了解下母婴行业的情况,了解下技术团队的组建和管理。目前情况每天都在赶进度和为各种业务上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一年过去,虽说初衷未改,但似乎有止步不前之感。这里面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缺少了尝试和总结。这里尝试不是改if/else,总结不是周报,而是没有去接触到新的技术/领域,没有转化成自己的技能,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记录。所以后面字多字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写下来。

过去一年自己多了一个身份,期间经历了重重的考验,虽无考量标准和要求,但是慢慢的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慢慢的变得现实起来,慢慢的学会做主–意味着要承担责任,慢慢的接受人情世故的同化。理想和自由似乎越来越模糊,又好像越来越接近,只不过理想已不是那个理想:曾经是让自己活得像自己,现在是让自己活得像别人。曾经和好友探讨过:假如我们死去了却没留下任何东西,会不会很遗憾。现在依然对这话题心有余悸。莫说留给后人,自己回头看看过去的人生也是一张黑白照。难道这就是“终其一生也只不过完成普通人的生活”?

迟来的幸福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空空如也。这么多天过去了,我只知道那是一种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暂且叫它幸福吧。

算起来恋爱也有三年多了,但我从未去想象过领证那一刻的心情,也没认真想过怎样去扮演一个叫“丈夫”的角色。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脑海里除了喜悦根本装不下任何东西,我迫不及待的告诉我的好友们并接受他们的祝福。我一刻不停的喜悦,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把这份感觉告诉我的妻子,以至于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而笑。

身份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带来深刻的影响,我还是我,生活还是那样继续着。但是压力却自己在悄悄地疯狂生长。在家境并不好,自己毫无积蓄的情况下,廿万的首期很多时候都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如果单凭自己力量,恐怕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幸好,最终还是靠父母解决了。想想,年近三十,不仅未给过父母什么,反而依然依靠他们过生活,实在内疚不已。买房一事,除了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插曲,也让我体会到了社会的现实。首先要感谢我的舅舅们,在自己条件并不宽裕、也是刚刚好可以改善自己生活的时候,却把这个机会给了我,我心里真的说不出的感动,也许是我话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表达这种感谢。而现实生活中,除了这种不求回报的无私付出,更多的是多多少少都会参杂着利益关系的打交道。似乎这也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一颗棋子,别人不可能为你而改变自己的目的。这里我说的是售楼小姐,我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这么着急,去到售楼部,从简单的介绍到看样板房,到做置业计划,到下定金,居然想一下子搞定(最后确实是一次搞定了),我以为起码要看几次才会决定的。我说我们回去思考下可以吗,她说现在贷款利率低十月份可能会上升,但她却没有告诉我十月份首期可能会降到25%。而让我很不解的是我当时的女朋友,居然好像也在帮售楼小姐叫我下定金,要知道我父母才第一次来看房的,至今,我扔不知道她当时真正的心态是什么,为此,我们还争吵过。而我那可怜的爸爸妈妈,一个说四点多了走了吧,一个不耐烦的回应自己有车怕什么要走自己先走,一个没有把想回去考虑下的想法表达出来,一个没有领会到。而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还好,挣扎得最痛苦的时候最终还是过去了。生活将会以另一种姿态继续。无论过程如何,我想,是候开始我和家人的幸福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或许我失眠了
双眼支撑着沉重的黑夜
耳鸣在破坏透明的宁静
大脑以高速运转来御寒
心脏伴随时间脚步抽泣
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似乎都在向我示威
警告我,休想扔下悲伤!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或许我长大了
无虑的天真在故乡的山谷消失
美好的梦想在城市的街道彷徨
孤零零的我,就像下山的猴子
不断地走
不断地扔
不断地捡
不断地,走近悲伤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我去过别人的豪宅
我坐过别人的豪车
我喝过别人的喜酒
原来,这一切都是别人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我错过观看红日初升的感动
但还有欣赏夕阳西下的温暖,
我无法体验腾云驾雾的快活
但可以享受脚踏实地的真实,
我失去了无法弥补的时间
但换来了弥足珍贵的人生,
我没有无人能及的绝技
但有独一无二的灵魂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伤

2014年12月12日凌晨

一个人

8bc72ed7

我是漆黑夜空中
闪烁凄凄的一颗星
遥隔千里的双眸一遇
看到了,你那藏在泪光里的话
你一个人,
把泪擦干
把话捏在手心
陪着我,承受着黑夜的孤独

Cover from: https://unspla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