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

我现在才发觉,这么久以来居然没有写过和汤圆妹相关的一字一句,实在是惭愧。马上,汤圆妹就要迎来她的弟弟/妹妹了,心情与汤圆妹出生时不同,这感觉就如第一次抽烟喝酒和成熟后兴起的一烟一酒,第一次是带着好奇兴奋,后来是夹着生活的味道。同样是焦虑兴奋中等待,现在多了份仅自己可见的责任。

仔细回想,进产房陪产,迎接汤圆妹出生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想想妈妈在里面那度秒如年的煎熬,足以让这份爱的价值无法衡量。当第一眼看到汤圆妹、听到她的第一声哭声后,我不知道怎样去描述这种感觉,就像在失重的太空中,整个人都轻飘飘,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幸福感如此的浓密,中间甚至连空气都没有。

伴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我们迎来了汤圆妹的弟弟/妹妹,由于来得有点突然,我们也短暂挣扎过。但是,自私的人类在此刻败给了爱。我们看着汤圆妹成长的同时,也看着她弟弟/妹妹一天天的鼓起来。

尽管马上成为俩孩子的父亲,我想我还是没准备好。我不知道其他父母们有没有搞清楚,你对小孩倾尽所爱,到底为什么要生他们。为了种族繁衍?为了平衡夫妻感情?为了老有所依?抑或都有一点…….但是我觉得这些都还没触到我心底,又或许是到了,而我全然不觉。又或许是寻找一种精神寄托,一种不在乎回报、有别于此前人生经历过的所有情感、肩负着我们自己最大的期望前途却最不明朗的一种感觉。又或许,这仅仅是千千万万的普通人的平平凡凡的生命中的一部分。人啊,就是这样的矛盾。

碎碎念

很多年没带耳机睡觉了,自从初中染上了晚上听电台的习惯以来,睡时没有点噪音反而让我感到不适。一个人睡的时候我会直接开着音箱,带耳机睡是大学时怕影响舍友而不得已做的选择。现在发现,这是我大学获得最大的乐趣之一,巅峰的时候,试过顶着两个头戴式的大耳机睡。而我最喜欢的是戴入耳塞睡,除了它睡觉没那么碍事外,最主要的有时候它可以让我听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声音。那是很真实很有安全感的一种感觉。

从小时候的流行歌卡带,到电台,到英文歌,到后摇,再到乱七八糟的各种风格流派,再到古典,我一直很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和这些声音在一起,自己没有音乐天赋,五音不全,乐器也不会,口才也不好,写不出乐评,也谈不上有何鉴赏能力,但一直以来,我对此从未生厌,虽然未踏上追星烧器材的路子,但一路上各种折腾,乐此不疲。前几天看到有人提问,读书记性不好,读过后很快记不住,因此怀疑读书意义何在。一人的回答让我印象颇深,大概意思是尽管书中的细枝末节会被遗忘,但长久过程沉积下的是一种内涵,高大上的说法是“文人气息”。可能说得有点自我,我的理解是,这些我们耳朵听到眼睛看到的东西,进入我们头脑后,我们能接受下来,便成了一种“美”,这是一种很简单的美,也不需付出什么代价,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

另外一件坚持了很长时间的事情是打篮球。没有记错的话是小学四年级时,从外婆那拿回一个黄色的篮球,去球场玩过几次后,到现在也没中断过。但是最近上到球场却有种恐惧感,不是怕打不好不是怕受伤不是怕累,而是怕自己不知道哪一天会远离这个场地。想想自己年近三十,有着约17年的“职业生涯”,接近要“退役”了。如果问我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老了,我可能会说是当我打球越来越远离篮底的时候。当我们在喜欢的事情上力不从心改变不了事实的时候,除了妥协我们似乎别无选择。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妥协只会越来越多。

老婆跟我说十九周了。而此时我还没开始准备怎么对付这个小家伙。多了一个这样的角色出现,不知道人生这部戏的剧情会变成怎样。

惑与不惑

时间啊就是这样滚着滚着就走,上一次新年日记也许是几年前了,现在我已经不再用纸用笔写东西,每一年都有很多话想对自己说,每一年都觉得要有个好的计划,然而最终想法都跟着时间脚步远去,直至后来我主动忘却了。

过去很多的一些年里我都认同一个说法:世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并不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而是感性地接受了这种力量,潜移默化的认为所有好的坏的事情总会改变。现在想来,我并不是有多认同这种观点,而是在等,等待事情自己去变化。多么可笑的一件事。过去我所期待的自己说话会更多更自然、技术会学到更深、书会看得更多、会更有主见、会生活得更好…….,我所做的原来不过是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从来没有拿起笔画过一笔,我以为迟早白纸里会出现我梦里的画面。所谓的迷失,我觉得,并不是我不知道方向在哪路怎走,而是明明知道了方向看到了路却没有走下去。

人生是复杂矛盾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希望能有更多选择,有时候我们又害怕做抉择。有时候我们坚信“真理”,后来却发现“真理”原来是自己用来掩饰的借口。有时候我们看到了岸,然而手脚无动于衷,像习惯了安于现状地随大流漂荡。可能这只是大人们世界里的烦恼。在麦兜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应该是自己的样子。是猪头就是猪头,你首先得接受事实,然后要顺从自然规律,你想变王子变武林高手变科学家,你要去行动。我经常对自己说顺其自然,我想我并没领悟到顺其自然的意思。不是不强求,而是不要拖后腿。

这个阶段有个令我很难接受的事实是生离死别。就在元旦一小学很要好同学离开了。我没有去见他最后一面,也没有回去参加丧礼。一方面刚搬进新房家人顾忌,另一方面我不知道怎样面对。他的离去,顿时让我觉得就像把我埋在家乡最深那条根挖断了。随着亲戚的搬迁,想想以后回家乡,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了。很害怕的事情是你所熟悉的牵挂的面孔、声音,突然再也回不来。一刻也不敢想象。有些人只要能看到他听到他,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毫无理由地幸福了。这时候我又矛盾了,人生在哪里,人生到底为了什么。

Untitle

“这样的旋律听起来让人很舒服”

“就像即将死去那一刻有人抚着你的脸对你说“安心去吧”那样舒服吗?”

“对,就是那样”

—  <Crusade> By Pentatonic

Three days in Phuket 

说来惭愧,毕业这么久,很多英语已经忘得差不多。标题想来想去也还是这几个单词。跟别人沟通大部分时间都是 “yes”,”ok”。看来还是想办法把英语捡回来才行,万一真有一天肉翻了呢。

刚进酒店房间,看到床上用玫瑰摆了个心形,想起自己订房时为了能尽量得到大床而不是双床就备注要蜜月房,没想到成真了,权当结婚周年纪念吧。但真正的蜜月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在普吉也实现了潜水的愿望,不得不说价钱上比三亚厚道得多,酒店接送+游艇一日游+深潜+潜水照片视频+午餐才850左右。虽然一直不是很喜欢湿漉漉的东西,但是对大海却一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它看起来蓝得让人不由自主的爱上它,平静得让你觉得心胸从来都未如此的开阔,可以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从容放下。但当置身其中一眼望去无边无际时会令人发慌,偶尔涌起的大浪让我觉得人是如此的渺小,大海分分钟可以连船带人一口吞掉。同样,在它深处有各种让人着迷的生物和景色,但水下的气压和恐惧感也让你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当潜到水下时,除了不断看教练手势,时刻保持紧张、配合拍照、调整位置外,几乎都忘了认真去观察水下的景色了。最终我也忘了我下水为的是什么。回来发了个朋友圈,很多人围观很多人点赞,但并不能弥补我失去的景色。所以罢了,最后我把所有的朋友圈也删了。我觉得生活不应该这样简单的玩下炫耀下,不应该把别人的看法放在第一位,应该首先问下自己心里想要什么。很多东西需要用心去体验,才能获得自己真正想要的。

最后一天去了芭东,依然没有看到日出日落,看来只能寄望下一年了。在芭东没有去酒吧喝酒、没有去看人妖秀、没有去海鲜市场吃海鲜、没有去做massage,所以基本上是在街上瞎逛,然后晚上吃了个感人的晚饭:2份饮料、一份牛河、4个烤翅、一份青菜,外加山顶景观,410泰铢约80多RMB,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景区的饭店的消费。或许自己还是没有开化,旅游本来就是去体验各种的风俗、生活,而自己还是那么拘谨,如此躲避,人生似乎少了很多的乐趣。

One day in Bangkok

第一次到泰国,也是第一次到国外,但是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并不太遥远。来之前了解到的泰国仅限于听闻的人妖、看的几部电影《暹罗之恋》、《拳霸》三步曲,还有听过的后摇乐队Inspirative。对这里并无太多的想法。在曼谷呆了一天后,给了我一个很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真实的城市。它可以有东南亚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国际名牌比我在广州见到的还多,但是也有摆满central world和siam商圈等繁荣的购物中心门口和街道的小摊贩。他们很多小摊贩,但是他们并没有城管。他们街上垃圾桶很难找,路也很陈旧,但是地上几乎不见垃圾。它堵车全球闻名,它也是全球最大的旅游城市之一,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满街的摩托和凸凸车。在这里看到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并不会因为某些外面的因素而去刻意的改造。即使我刚到这里,我也能体会到至少是可以看到当地人的生活。无论是谁来,他们给你的都是真实的一面,这个很难得。

我不敢断言信仰到底对人、对社会影响有多大,但是我觉得这确实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可以让这里的人如此的善良。他们坐地铁坐公交似乎不会抢着挤进去抢位坐,他们可以直接用Google,他们不会赶小贩,他们不会禁摩,就连他们说话的语气都令人感到舒服。不由得让我对我所在的“某无神论社会主义国家”感到失望。社会的风气人的价值观居然要领导来指示,感觉就像由醉酒机长执飞的偏航飞机。

Untitle

想把音乐的声音开尽,然后这个世界就只有音乐了。

Untitle

很久没写文章了,觉得自己的词穷已经由言语表达发展到书面上了。不仅面对人不知道说什么,对着屏幕也很难用文字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完。懒惰已经从肉体入侵到精神了。

23号恰好入职一周年,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深度思考比勤奋工作更重要”,虽然也是一篇被转得到处都是的鸡汤文,但是现在想想自己过去一年里的工作,用这句话去总结再合适不过。入职时的期望是了解下母婴行业的情况,了解下技术团队的组建和管理。目前情况每天都在赶进度和为各种业务上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一年过去,虽说初衷未改,但似乎有止步不前之感。这里面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缺少了尝试和总结。这里尝试不是改if/else,总结不是周报,而是没有去接触到新的技术/领域,没有转化成自己的技能,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记录。所以后面字多字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写下来。

过去一年自己多了一个身份,期间经历了重重的考验,虽无考量标准和要求,但是慢慢的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慢慢的变得现实起来,慢慢的学会做主–意味着要承担责任,慢慢的接受人情世故的同化。理想和自由似乎越来越模糊,又好像越来越接近,只不过理想已不是那个理想:曾经是让自己活得像自己,现在是让自己活得像别人。曾经和好友探讨过:假如我们死去了却没留下任何东西,会不会很遗憾。现在依然对这话题心有余悸。莫说留给后人,自己回头看看过去的人生也是一张黑白照。难道这就是“终其一生也只不过完成普通人的生活”?

迟来的幸福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空空如也。这么多天过去了,我只知道那是一种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暂且叫它幸福吧。

算起来恋爱也有三年多了,但我从未去想象过领证那一刻的心情,也没认真想过怎样去扮演一个叫“丈夫”的角色。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脑海里除了喜悦根本装不下任何东西,我迫不及待的告诉我的好友们并接受他们的祝福。我一刻不停的喜悦,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把这份感觉告诉我的妻子,以至于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而笑。

身份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带来深刻的影响,我还是我,生活还是那样继续着。但是压力却自己在悄悄地疯狂生长。在家境并不好,自己毫无积蓄的情况下,廿万的首期很多时候都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如果单凭自己力量,恐怕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幸好,最终还是靠父母解决了。想想,年近三十,不仅未给过父母什么,反而依然依靠他们过生活,实在内疚不已。买房一事,除了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插曲,也让我体会到了社会的现实。首先要感谢我的舅舅们,在自己条件并不宽裕、也是刚刚好可以改善自己生活的时候,却把这个机会给了我,我心里真的说不出的感动,也许是我话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表达这种感谢。而现实生活中,除了这种不求回报的无私付出,更多的是多多少少都会参杂着利益关系的打交道。似乎这也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一颗棋子,别人不可能为你而改变自己的目的。这里我说的是售楼小姐,我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这么着急,去到售楼部,从简单的介绍到看样板房,到做置业计划,到下定金,居然想一下子搞定(最后确实是一次搞定了),我以为起码要看几次才会决定的。我说我们回去思考下可以吗,她说现在贷款利率低十月份可能会上升,但她却没有告诉我十月份首期可能会降到25%。而让我很不解的是我当时的女朋友,居然好像也在帮售楼小姐叫我下定金,要知道我父母才第一次来看房的,至今,我扔不知道她当时真正的心态是什么,为此,我们还争吵过。而我那可怜的爸爸妈妈,一个说四点多了走了吧,一个不耐烦的回应自己有车怕什么要走自己先走,一个没有把想回去考虑下的想法表达出来,一个没有领会到。而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还好,挣扎得最痛苦的时候最终还是过去了。生活将会以另一种姿态继续。无论过程如何,我想,是候开始我和家人的幸福了。